您好,欢迎来到蓝海商机网!
国科嘉和王戈:中国科技“黄金时代”已至,技术资本或成核心驱动力
      更新时间:2022-01-10   点击:395  

步入2022年,中国科技产业正式走入了“黄金时代”。

当下,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的大变局之际,全球新冠疫情使得国际环境变得愈加复杂多变,新一轮科技与产业革命正在加速拓展。

科技是经济增长的核心驱动力。

历史上,每一次技术进步都形成了当期资本市场上的代表性公司,造就了丰厚的投资机遇。

2022年,哪些赛道有望诞生新的隐形冠军?

在依旧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企业应该如何正确发力?

近日,在国科嘉和2021年线上CEO峰会,国科嘉和董事长、管理合伙人王戈进行了一场题为《复杂多变宏观环境下,企业等“思”与“行”》的主题演讲,演讲从当前宏观环境出发,探讨了硬科技领域的投资机会。

科技创新为我国高质量经济发展提供强劲动能,王戈在演讲中表示,科技创新需要技术资本为国家创新驱动战略提供动力引擎,企业应该顺应时代趋势,否则将成为沧海一粟。

在王戈看来,随着中国科技产业进入下一个10~20 年的“黄金时代”,技术资本的重心也日益加强。

技术资本作为硬科技的动力逐渐走向了中央的舞台,未来10年还会进一步得到发展壮大。

不同于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技术资本更强调对于所投高科技企业的技术赋能,特别是围绕技术外溢以及技术资源的赋能变成这类基金的核心特征。

以国科嘉和为代表的投资机构是当下典型的技术资本。

国科嘉和王戈:中国科技“黄金时代”已至,技术资本或成核心驱动力

01

2021年经济回顾与展望

2021年,疫情冲击、贸易保护主义上升、地缘政治、制裁等都在为经济市场带来新的挑战。在这个百年未有的大变局之中,适逢新一轮科技与产业革命正在加速拓展。

新形势下,科技强国+内需战略是应对中长期挑战的破局之路。

科技强国体系要求我们补短板、强弱项、激活力,从国内刺激释放投资和消费,增加市场支撑能力,发挥我国巨大市场优势,增加数字基础设施建设。

不管短期看还是长期看,科技创新是唯一选项,科技创新将为我国高质量经济发展提供强动能。这是中国现在唯一的选择。

当然,科技创新的同时,也需要人、需要技术、资本各方面的投入。

“耐心资本”是国家创新驱动战略的动力引擎。

过去3年,中国基本已走完了国外20-30年的PE、VC投资压缩的历史阶段。

中国市场的资本差异化运作正在加快,逐渐分化成了金融资本、产业资本、技术资本三大类,这几个资本为企业形成了有效的互补、互通。

产业资本以小米、华为、哈勃为代表,围绕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整体布局。

金融资本的特色是整体实力雄厚,兼顾于一二级市场之间。

创新和技术成为了驱动整个国家经济发展转型升级的核心要素后,技术资本作为硬科技的动力逐渐走向了舞台中央。

技术资本围绕技术外溢以及技术资源进行赋能,陪伴一些企业从弱小的技术萌芽期到IPO,最后变成一个成熟的大公司。

02

从国家新兴战略产业发展机遇

看硬科技领域投资机会

展望“十四五”,未来5年整体创业机会在哪儿?

“十四五”中提到的几个“新”是:新国家战略、新高科技、新贸易、新经济浪潮和新经济建设。

投资市场中出现了几大热点: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智能经济;绿色经济;生物经济是接下来我们看好的几个大方向。

在这几个大方向中,我们看好这么几个细分板块:

· 半导体

半导体今年是下半场来势凶猛,信息革命+新能源革命驱动结构化行情。

芯片是信息革命和新能源革命的核心,芯片涉及到汽车电子、新能源、物联网、工业4.0、通信、5G等多项产业。

另外,中国的IC芯片整体自给率当前仅15%左右,部分高端细分市场自给率更是不足5%,“国产替代” 拥有巨大的市场空间。

传统应用的进口替代+新兴应用的弯道超车拉动,将带动中国半导体的黄金十年。

· 智能制造

智能制造将从“弯道超车”走向“换道超车”。

智能制造是由物联网系统支撑的智能产品、智能生产和智能服务,想要智能的前提是得有大量的数据。

我国人口数量、设备数量都很庞大,在这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具备“换道超车”的条件。

其次,我国就有大市场,有培育强企的基础。

2020年,我国GDP超100万亿,工业就占31%。

智能制造 =“降本”+“增效”,换道超车后将重塑我国的国际竞争力。

最后,我国的一部分技术与全球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如我国在新能源汽车、区块链、轨道交通、数控机床、边缘计算领域发展态势较好,处于全球前列水平。

相反,在云计算、人工智能、智能传感器、大数据、虚拟现实、工业机器人及工控自动化、工业软件、3D打印等领域,中外技术的差距明显,尤其是在上游芯片设计、底层算法、核心零部件领域我国面临严峻的挑战。

· 5G

5G的未来是以流量为底座,赋能千百行业,重构投资机遇。

5G的未来是星辰大海,这是毫无疑问的。

尽管到目前为止,5G还没有真正可用的必杀技,但5G的大方向没有错,随着5G基础建设逐步落地,下游应用端逐步激活,投资机遇从供给端向应用端逐步转移。

· 新能源

新能源整车高速增长,钠离子电池/氢能方兴未艾。

换道超车之中,新能源汽车是很值得期待的。

一方面,新能源整车销售呈现高速增长,2021年1-11月国内新能源乘用车批发280.7万辆,同比增长191%,新能源渗透率已达17.8%。

市场增长已由政策补贴驱动转变为内在产品力驱动,在补贴大幅退坡的情况下,预计明年仍将保持高速增长。

另一方面,钠离子电池逐渐成熟。

业内领先钠离子电池能量密度已达160Wh/kg,接近主流锂电池150-250Wh/kg的能量密度,同时材料成本相比锂电池降低30%,但仍需在循环寿命(约为磷酸铁锂电池的1/3)等方面持续改进,未来将逐步替换低端动力锂电池。

此外,氢能产业虽然尚处于初级阶段。

但在政府碳中和工作规划中,氢能已被上升至国家层面的战略能源地位,中长期将是万亿元级别的能源市场。

总的来说,微观已是一片红海在竞争,各个细分点、技术要点都在竞争。

一方面形成巨大的市场,另一方面有几个非常大的特色,如材料学上锂离子电池功能、密度、固态电池也在纷繁突进;

钠离子电池、氢能等几方面获得长途发展;

应用方面新玩家不断加入,新势力开花结果。

· 元宇宙

元宇宙是虚实结合,时空再构,科技创新的“集大成者”。

metaverse这个词已经出现很多年了,这波资本市场的重新火爆,其核心背景是整个算力、算法以及数字化的进程。

个人认为当下元宇宙产业还没到转折点,但在前期加热中。

彭博行业研究报告预计元宇宙将在2024年达到8000亿美元市场规模,普华永道预计元宇宙市场规模在2030年将达到1.5万亿美元。

虽然它不一定有非常solid的论据,但元宇宙毫无疑问是要去关注的。

当然,元宇宙的实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并不耽误大家先将泡沫做起来,任何一个行业做起来都是先炒概念,但其实本质上都是为行业奠定基础。

· 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正在渗透各行各业,赋能由弱变强。

但是也有几个点值得企业们注意一下。

首先,人工智能决胜的关键是对应用场景的理解。

人工智能最终谈的是垂直的行业,不谈行业谈人工智能都是耍流氓。

其次,要关注关于数字使用的合法性和数字隐私保密的问题。

· 信创和安可:

信创和安可是国家信息安全的必由之路,战略机遇时不待我。

十四五期间信创产业规模预计将达到1.5万亿,信创产业加速推进行业渗透,金融、电信等领域迎来战略机遇期。

几个趋势:党政信创产业规模逐年递增,今年相关企业的收入有望达到翻倍以上;

金融行业信创市场巨大,银行业国产替代成主力军;

电信领域信创加速,运营商积极推动核心部件国产化;

“新基建”带动自主安全基础设备的发展和应用、强化安全技术的创新应用。

· 前沿生物医疗技术:

去年最大的热点毫无疑问是疫苗、抗疫、抗体。

当下抗疫中值得关注的三大前沿生物技术是mRNA疫苗、中和抗体和小分子靶向药。

· 数字化医疗

新冠疫情下,“危情”催生出了数字化医疗的“机遇”。

新冠疫情催生了新技术和医疗体系的融合,医疗数字化体系临危受命,快速融入医疗健康的各个赛道之中,是颠覆性的机遇,也是巨大的挑战。

· 医疗器械

医疗器械领域我们应该去思考,在带量采购的背景下,医疗器械应该如何突出重围。

2020-2021年,随着我国带量采购如火如荼地推进,医疗器械行业格局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短期内,企业面临较大的降价压力;

长期内,带量采购加速了医疗器械国产替代进口的进行。

· 创新药

创新药板块是资本极冬,创新至夏,危与机并存。

03

2022年,企业应该如何抓住确定性

国科嘉和在最近这一年扫描了1000多家企业后,对市场也产生了新的观察和思考:

第一,国内循环对于稳定我国稳定产业链供应链极为重要。

第二,国际形势将处于长期对抗的态势。

不仅美国对中国的制裁在不断添新,我们要做好与“霸权主义”共生的充分准备。

这样的宏观环境可能会带来企业人才问题,人才培养和人才断档是大家要去考虑的难题。

第三,中美贸易战将会带来大量的进口替代的产业机会。

当下国产医疗器械、国产芯片、国产半导体加工制造设备装备业乃至于关键的零备件业都在享受着这样的红利。

第四,全球第四轮产业转移正在加速中国产业化升级。

第四轮产业转移中,中国向东盟及其他中低收入经济体转移中低端产业,同时承接全球中高端产业。

每一次产业结构的调整,都将伴随产业升级调整释放出先进生产力的新增市场空间,形成新旧产业,新旧市场的迭代升级。

第五,推动实现共同富裕,要做“大蛋糕”“大中产”“大参与”。

现在贫富差距分化相当大,这会带来直接的社会稳定以及带来各个阶层流动的固化,再往下是焦虑。

2035年我们要将经济系数调到2%以下,大家可以想象后面一系列的政策会怎样出台。

第六,新基建为数字经济提供动力引擎,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

新基建进一步提供了核心的驱动力。

新基建就是先修路,修社会的路,修整个宏观经济的路。

这将坚定不移地在数字经济为引擎,高速的进步推动和发展,这孕育着巨大的机会。

第七,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躺赢时代一去不复返。

面向2022年,我们都需要在不确定的经济环境中寻找确定的应对之道。

来源于企业内部的挑战、人才挑战、运营挑战、供应链挑战,都是要去解决的。

站在国科嘉和的角度,我们也希望给企业一些建议:

第一,正视自身短板,修炼企业内功。

国科嘉和至今投了140多家企业,创业者们大多都是出身于大院、大所、大学的科学家。

这类企业家虽然科研能力强,但也有自己的局限,如过分强调技术、忽视市场、管理经验和意愿不足、产业资源缺乏等。

第二,警惕运营风险,耐心寻求高质量增长。

那么如何把控经营风险?有几点建议供各位参考:

1、控制运营成本,保护好现金流,这是一切的根本。

2、聚焦主营业务,警惕过度扩张。

3、精益增长,切忌无视市场变化。

4、培养耐心,用合理步伐前进。

第三,加强生态圈建设,迎接企业竞争3.0时代。

未来企业的竞争模式将从企业与企业间的竞争演变成生态圈之间的竞争。

企业只有利用竞争优势与生态优势进行相互促进,形成互赖、互依、共生的生态系统,良性循环,才能更快实现企业战略发展目标。

第四,用好用足政府政策,获得各项“大礼包”。

第五,现金为王,搞好现金流。

年底了,企业应该做好三件事:

1、盘点应收账款,能收回来的收回来;

2、做好明年预算;

3、盘点库存。

第六,加强与中科院合作,解决技术瓶颈,快速提升研发效率。